2個月減9公斤、體脂降12%!加拿大營養師研發:5大客製化生酮飲食法

2個月減9公斤、體脂降12%!加拿大營養師研發:5大客製化生酮飲食法
嗨,我是黎安妮

我是個整全營養師(nutrition educator)、健康倡議者,也是「健康追求」(Health Pursuit) 運動創始人。在過去3年來,我引導了500多萬人成功採用高脂肪、低碳水化合物的生酮飲食生活方式。

2007年,我以優異成績自加拿大自然營養學院(Canadian School of Natural Nutrition)畢業後,開始從事私人營養資訊的工作,並開始「健康的追求」。現在,我擁有熱門的Youtube 頻道,就叫做「健康追求」,並擁有一個提倡生酮飲食服務的podcast節目。我最近剛出版的書《以脂肪為燃料》,是個30天的計畫,使用飲食當中的脂肪來治療、滋養身體,讓身體維持平衡。

但我自己的生酮飲食故事則始於2014年,當時我才剛開始改採高脂肪、低碳水化合物的飲食方式。改採這種飲食法,讓我的生活完全改觀,因為我不再需要限制自己飲食的方式,就能夠:

‧減掉了和荷爾蒙有關,且原本死纏爛打的20磅(約9公斤)
‧讓我擺脫糾纏15年的注意力不足過動症
‧在24歲被診斷出早發性停經後,我的月經又恢復了
‧讓我的心情維持平衡。現在的我,不再被長期困擾的輕度憂鬱症糾纏了
‧擺脫腦霧
‧增加精力
‧改善我的膚質、髮質、指甲
‧不再對食物產生強烈的渴望
‧消除我對食物產生的執念
‧加強自信心

生酮飲食如何幫助我減輕體重,並達到其他了不起的事

我和食物與健康的故事,始於從找到均衡飲食的樂趣,轉變為使用食物來控制周遭環境。我在13歲到28歲這段期間,一直深受飲食問題所苦。一開始先是暴食症,會先狂吃不該吃的食物,接著再催吐,之後幾年則是嚴重的厭食症,接著是濫用藥物,然後在嚴格限制自己的飲食時,又回到了暴食症的狀態,最後變成了「健康飲食症」(也就是對吃「正確的」食物過度執著),一旦我無法自己準備餐點,就會感到恐慌。

我和食物之間的這種關係,首當其衝的,就是讓我的月經不來報到(醫學名詞叫「閉經症」)。我在13到21歲這段期間,都一直有服用避孕藥,而在我不服用避孕藥後,月經就再也不來了。當中有8年的時間,完全沒有月經來報到。

我20多歲時,不太在意沒有月經這件事,畢竟沒有月事報到,生活輕鬆多了。我繼續讓身體跑馬拉松、騎自行車、游泳、節食,因為我認為沒有其他方式能讓我維持想要的體態。然而,在我以健康之名做了以上種種時,卻沒有任何一項行為稱得上健康。

那段時間充滿紛擾,心裡感到極度不安,我則用工作上的晉升、背包客旅行,以及其他表面上快樂的事來掩蓋一切,身體的歡愉以及自我照顧對我來說都是相當陌生的概念。然後,我極度迷戀健身,遵守良好營養的「規則」,包括避免飲食當中的脂肪,把一切都做到最好。雖然原本典型的飲食失調問題消失了,但我卻沒有比較喜歡或是尊重自己的身體,而是把限制飲食與暴食的精力轉移到過度運動以及控制營養上。

在我不服用避孕藥5年之後,在永無止盡的訓練輪迴與傷害中,我接受了荷爾蒙替代療法(HRT)。8個月後,我的荷爾蒙沒有增加,但體重卻增加不少,體脂肪達到32%,比之前重了9公斤,我敢說,那些都是脂肪團的重量。

我所做的都是「正確」的事,吃的是全素,之後採用原始人飲食法,每天或每2天運動一次,傍晚5點之後就不再進食,每天吃6小餐,但是,每過一週,體重依舊不斷上升。在我的臀部塞不進某條前一年夏天買的短褲時,我覺得自己必須做點什麼了。

於是,我就像其他想減重的人一樣,減少熱量的攝取,並增加運動的強度。不久後,我就覺得相當飢餓,心情喜怒無常。其中有兩三天我會大吃大喝,覺得又回到了那個糟糕的我。十分氣餒的我,去找了一位自然療法醫師,他建議我採用低碳水化合物飲食。

當下我的直覺是打死我都不要,我以為低碳水化合物飲食,就是健康類廣告中所說的那樣,離不開加工處理的調味料、糖精、汽水、點心、減重代餐。此外,再加上我的營養學教授說過,低碳水化合物飲食相當不健康、不自然、可笑至極,因此讓我決定不碰這種飲食法。

不過,由於我相當希望能夠減重,因此最後決定,如果能夠用讓我覺得還能接受的低碳水化合物飲食方式,那就試試看吧。

就在那天,有位朋友在自己的Instragram上貼了有關生酮飲食的內容。那個詞觸動了我,所以我就去搜尋。啊!沒錯,這就是我的解決之道,就在螢幕上!

雖然我一開始迫不及待閱讀了許多以乳製品作為生酮飲食來源的資料,因此攝取了許多加工處理的食物,以降低碳水化合物的攝取量,但我真的非常有興趣,也非常渴望嘗試生酮飲食。於是,我決定要用自己的方式進行:不攝取穀類,不攝取乳製品,以全食物為主。

我花了好幾週的時間研究生酮飲食,並深入研究這種飲食法。

那年夏天,我經歷了許多第一次:吃了第一份肋排,第一匙堅果奶油……我讓自己無拘無束的吃脂肪,心裡卻覺得很快樂。我吃越多脂肪,心情就覺得越平穩,也對自己的決定越有自信。此外,我不再時時都覺得飢餓不已,我可以吃到飽,同時體重也開始減輕了。每天我都吃下約200公克的脂肪,但在短短2個月時間內,我就減去了9公斤,體脂肪也從32%降低到20%。

但這時候樂極生悲的事卻發生了。我習慣限制自己,因此看到能夠讓我減重的新方法,讓我覺得能讓自己變成「更好的自己」,就會做到極致。如果我能減5公斤,為何不能減10公斤呢?有人能減15公斤,那10公斤又算什麼?所以,我讓自己陷入了競賽狀態,斤斤計較減少的體重,作為追求更快樂、更健康自己的墊腳石。

我在這種極度迷戀高脂肪、低碳水化合物、低卡的痛苦競賽中過了6個月,瘋狂到讓我無法入睡,開始掉髮,接著默默地狂吃碳水化合物。我對自己的飲食限制越嚴格,暴食的情形就越嚴重。我看來似乎相當狂熱,熱愛自己清晰的思維,但內心深處卻相當明白,每過一天,我就越迷失自己。

我正視自己情緒平衡的問題,並且開始改變,是因為我攝取了脂肪。你知道的,在你近乎不吃脂肪很長一段時間(我的狀況是10多年)後,開始攝取足夠的脂肪時,就發生了相當美妙的事:你的情緒開始穩定下來,並開始能夠迅速做出思慮周全的決定。

我知道自己採用生酮飲食背後的驅動力, 但我必須要調整成自己的版本。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