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專家其實早就演練過武漢肺炎!戰疫記者爆料:美國預演「事件201」,一切都在劇本裡

美國專家其實早就演練過武漢肺炎!戰疫記者爆料:美國預演「事件201」,一切都在劇本裡
編按:全球武漢肺炎(COVID-19,下稱「新冠肺炎」)確診人數已突破3,000萬,各國新增病例持續延燒,甚至連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都染疫,震驚全球,引發各界討論。國際知名戰疫記者黛博拉・麥肯齊(Debora MacKenzie)卻撰書表示,早在多年前中美兩國早已經投入新冠肺炎的研究,多數政府早知有威脅卻充耳不聞......

早在2013年,中美兩國各有實驗室投入研究一系列幾乎可以肯定就是新冠肺炎病源的蝙蝠病毒。他們立刻察覺其中的危險。一間實驗室稱這些病毒處於「大流行前」(pre-pandemic),「未來可能在人類社群中爆發」。另一間實驗室則表示,該病毒「依然是全球公共衛生的一大威脅」。


但當時並未採取任何行動。原本我們可以更深入了解那些病毒、研發疫苗、嘗試各種實驗和療法、研究這些病毒是如何傳給人類,並進一步將之撲滅。可惜什麼都沒有做。即便當時威脅已經成形,卻沒有人認真以待並負起責任。

一旦這些病毒擴散全球,我們需要用來對抗它們的東西何其多。如今威脅成真,不用說你我都知道缺了什麼:檢測試劑、呼吸器、藥物、疫苗、醫護人員的防護裝備。還有利用檢疫和隔離的古老方法阻止病毒擴散的計畫、減輕經濟衝擊的方案、及時防堵病毒以期不需用到上述措施的方法。專家和政府已經密集討論如何防範大流行病將近二十年,我們卻還是沒有做好準備。

這種病毒過去和現在都不是唯一威脅人類的病毒,而我們對其他病毒同樣毫無防備。2013年,科學家發現類冠狀病毒的那一年,我為《新科學人》(New Scientist)撰寫了一篇文章,文中描述我走訪彼時仍簇新的世衛組織指揮中心,並論及若引得人心惶惶的H7N9禽流感大流行起來會是何種光景:

按照目前的情況,世衛組織高層會在戰略指揮中心眼睜睜看著H7N9禽流感蔓延各地。屆時資訊將從各方湧入,死亡人數不斷增加。各國政府都會收到疫苗和藥物供不應求的回報。他們將發表聲明、召開簡報會、投入研究、要求大眾勤洗手和待在家。不過他們多半只會束手無策地看著這一切發生。

很熟悉嗎?尤其是勤洗手和待在家的部分?

這不是要說我先知,因為我確實不是。其他記者和科學家也說了一樣的話,甚且說得更多。早在1992年,美國頂尖的傳染病學家就警告政府留意「新興傳染病」,並表示:「致病微生物……造成的威脅將繼續存在,未來幾年甚至可能增強。」

聽起來或許過於含蓄謹慎,即使是出自科學家的口中,這是因為他們擔心更強烈的語言會引來懷疑。多年之後,情勢幡然改變。

並非沒有人聽到這些警告。之後幾年,人們多少都抱持著「傳染病將會爆發」的心理準備。「瘟疫」成了常用的文化元素,在《危機總動員》、《全境擴散》、《我是傳奇》等電影中以不同的科學和娛樂比例呈現,連殭屍都出現了。也有人建立傳染病監測系統,擬定新的國際規約,投入各種病毒研究。少數國家還訂出大流行病的因應計畫,但都只是紙上談兵。實際上,當疫情爆發、封鎖開始時,很多地方馬上陷入瘋搶衛生紙的亂象。

新冠肺炎來襲,多數政府充耳不聞

最終當新冠肺炎來襲時,唯一真正令人意外的是,大多數政府對於種種警告的充耳不聞。人類竟然無法運用我們對疾病的相當理解來緩和這次的衝擊,更別提防範於未然。接下來我會解釋,其實我們確實做得到。我們至少可以做得比實際情況多更多。科學並未辜負我們,辜負我們的是政府的行動力――團結抵禦疫病的能力。

科學家們不只警告傳染病將造成的危害,也指出欠缺防備的危險。少數制訂防疫計畫的國家,也是以迥異於新冠病毒的流感病毒為對象。儘管如此,多數國家還是無法儲備或取得防疫成功必備的基本物資。如果這次肆虐全球的是流感,我不確定他們的因應方法會不會更有效。話說回來,流感大爆發只是遲早的事。

世界衛生組織明確指出遏止新冠病毒的方法,但很少國家全盤照做。少數國家示範了所有國家都可能達到的標準,其他國家卻只是選擇性地接受世衛的建議,以及╱或者本國的科學與政治倡議。幾乎所有國家本來都可以更早控制疫情、減少損失;有些地方的封鎖效應和經濟衝擊都快跟疫情嚴峻程度不相上下。

但這些各位也都已經知道了。

因此,除了問這種事怎麼可能發生?另一個大問題是:這種事會再發生嗎?下次我們會比這次表現更好嗎?兩個答案都是肯定的。有些貨真價實的防疫計畫已經就位,因為往後可能還有比新冠肺炎更可怕的大流行疾病。就算是新冠肺炎,也可能還留了一手。

首先,我們從病毒的角度來看看不久的未來。

  • 評分:
  • 1
  • 2
  • 3
  • 4
  • 5
  • (1)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