厭世媽媽的育兒崩潰日常》「我的奶,就是兩顆人血饅頭...」德州媽媽的厭世媽咪梗圖集:到底為什麼要生小孩?

編按:她,透過名畫加上自己的旁白找到出口,抒發自己睡眠不足、產後掉髮和滲尿等身為媽媽的真實煩惱,雖然帶給人歡笑,背後卻充滿辛酸淚水。她,用幽默的口吻,道出媽媽的辛勞和無奈,句句中肯,引發熱議,連昆凌、小禎等明星媽媽都紛紛轉發。她,公開自己在谷底掙扎、苦中作樂的育兒生活,帶領媽媽們一起逃脫高標育兒的辛苦道路。媽媽們的生活好辛苦,她都知道。媽媽們的悲慘心酸腰背痛,她都經歷過。她是來自台灣,定居德州的「德州媽媽」。她的人生志向就是給孩子能夠治癒一生的快樂童年。她,期許自己也勉勵所有媽媽:我們的小孩並不是公共管理區,自己的小孩自己教,一起勇敢得對好為人師的路人說:我們沒有拜你為師。

生活對我下重手了

「到底為什麼要生小孩呢?」這是我這幾年在被折磨得不成人形後,不斷捫心自問的事。

我想生小孩大概就是一種,代價無比高昂的人生體驗吧。

懷著老大賊粒時,滿心喜悅的我,還不知道劣化旅程已經開始。從懷孕六週吐到六個月,一天天的伴隨著抽筋、胃食道逆流、恥骨疼痛等等,在少年時沒得志,在少婦時得痔。

生產過程也相當慘烈,縫了我的下體半小時後,醫生宣布是三級撕裂傷,看著裂到大腿的縫線,我邊尿尿邊痛到哭,接著天天哺乳都在流血,我的奶,就是兩顆人血饅頭。女人講起生孩子的過程,大概就跟男人講當兵一樣,受著不同樣的苦但有類似的共鳴。

可能是嬰兒賊粒實在太乖太可愛了,讓我很快忘卻痛苦,被騙生了第二個。嬰兒時期的賊粒,吃得多、睡得多、每天起床笑咪咪、連打針都不哭。我的生活似乎一切照舊,睡眠充足,想散心就推著賊粒出門,仍然保有自我、還能被嫩嬰療癒。

當時的我不只到處催生,還說出了「育兒比我想像中的容易好多」的狂言,後來生活教訓了我,讓我再也猖狂不起來。

賊粒這麼好帶,讓我們決定趁勝追擊第二胎,反正本來就打算要生兩個,想說趁著怎麼養嬰兒都還記憶猶新時,一鼓作氣在三十歲前把生小孩這件事搞定。

懷孕中期察覺賊粒原來是個無敵破壞王時,一切已經來不及。


換了四種圍欄、家裡裝了數量高達五十幾個、共七種兒童鎖,長成小獸的賊粒,對後院的溜滑梯盪鞦韆不屑一顧,喜歡搬磚頭。

米米出生後,我整組壞掉了。

漏尿、脫髮、牙齒掉了兩顆、記憶力急速下降,我對於自己三十歲的身體能折舊成這樣感到無比哀傷。

每天忙小孩忙得團團轉,兩隻幼童加起來一天換十片尿布、餵食、哄睡、陪玩、無止盡的瑣碎家事,賊粒此時已經兩歲,而我的身體,就像用了兩年的手機,再也充不飽電。

無法不被吵醒一覺到天亮、無法吃一餐熱騰騰不被打斷的飯、有靈感時也沒有精力創作、幾乎天天頭痛,帶著強烈的自我被剝奪感,我隨時都想哭,我想哭個三天三夜,但是我沒有時間。

「看到小孩療癒的笑容就忘了疲倦。」騙你的,講這話的人就是不夠累。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