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太軟弱,才會得憂鬱症?錯!諮商心理師周慕姿:造成憂鬱的兇手是你「太努力」了

「過度努力」是多麼容易被忽視,它甚至被完美掩蓋在高收入與不凡成就裡。每個過度努力的人,都是靈魂受創、傷痕累累的大人。

編按:憂鬱症是越來越普遍的情緒病,情緒低落、對事物失去興趣等,都是憂鬱症的常見症狀。在東方社會與文化中,容易將憂鬱症視為是性格軟弱、抗壓性太低所致...

完美媽媽
我要先滿足所有人的要求,才有機會做自己

「『沒有自己』是正常的。當媽媽之後,全世界都不希望你有自己。」
我面前是一個打扮入時的超級美女,動作也極為優雅,坐在諮商室的沙發上,敝所立即蓬蓽生輝,閃閃發亮,彷彿搖身一變成為時尚雜誌的攝影棚。我忍不住想到一句話:「整個世界,都是我的攝影棚。」超級吻合。

這樣的她,完全看不出來是兩個孩子的媽。她是雅文。
一年前,因為憂鬱症與朋友介紹,雅文輾轉找上了我。那時候的雅文是家庭主婦,生了一對雙胞胎的她,在婆婆、先生的「期待」下,放棄了原本高薪的工作,專心在家裡帶小孩。

身為新手媽媽,沒有幫手,也沒人可訴說。帶孩子的過大壓力與失控感,和她以前在工作中的狀況很不一樣。工作上的她,呼風喚雨,工作與解決問題能力極強,幾乎沒有能難倒她的事情。雅文討厭失控感,所以她喜歡、也習慣控制每一件事情,希望事情都能按照自己的計畫走。能力很好、做什麼事都學得很快的她,也成功地讓她的生活一直都井然有序,各方面都非常完美。

直到她生了小孩,成為「家庭主婦」,一次還來一對雙胞胎。嬰兒完全沒得商量,也無法控制、難以理解,加上沒有人幫她,讓雅文第一次感受到生活的失序,與自己能力的極限。
「原來,我不是每件事都做得到。」那是極為無力的感覺。

我不見了

「你會感受到很深的失望,不只是對身邊的人、對老公,對那些沒伸出援手,卻意見很多的人;還包含對你自己的失望。」

雅文喝了一口水,順手優雅地擦掉水杯上的口紅漬。
「回頭來看,生了孩子之後,真的失去了很多東西。最可怕的是,你突然不認得在鏡子裡的那個人是誰,那個看起來兩眼無神、蓬頭垢面的可憐鬼是誰;然後,你才發現那是你。」她一邊的嘴角上揚了一下。

「那時候,我時常覺得寂寞孤單;最孤單的感受,是你發現:你再也回不去以前的樣子,你自己不見了。」

不過,不習慣讓別人失望的雅文,仍然拚了命地做好每一件事:照顧小孩、夜奶、整理家務、做飯……雅文讓自己機械式地做好每一件別人期待她「應該」做的事情,直到她撐不下去,失去動力為止。

「後來醫生跟我說,我罹患憂鬱症。老實說,我很驚訝,我一直以為,像我抗壓性這麼高的人,不可能會憂鬱。原來,我還是過度高估自己的抗壓性。」雅文自嘲地笑了笑。

或許憂鬱的出現,與其說是雅文自認的「抗壓性太低」,還不如說,是在這樣忙亂的生活中,沒有任何援助的狀況下,面對「被迫犧牲掉的自己」,所帶來的失落與難受。

天天覺得自己「不好」。那個「好的自己」,不知道跑哪去了?還能不能找回來?

這個「憂鬱」,雖然一點都不討喜,但最大的功能,可能是提醒了忙到沒有時間難過的雅文,讓她有機會好好難受,知道自己丟失了什麼寶貴的東西。

我就是要做到完美,堵住你們所有人的嘴

「過了快一年,我終於決定要回歸職場。幸好之前的老闆很幫忙,他願意讓我有幾天在家工作、幾天去公司。我也找了到府服務的保母,讓我在家工作時,一樣能專心。這些安排下來,我覺得以前的自己似乎又回來了,好像變得越來越有力氣、越來越積極,也越來越快樂。

「我不但把工作處理得很好,我也要求自己,一定也要把小孩、把家裡打理好。我絕對不要讓人有機會說,我出去工作,都不管家、不管老公小孩。我就是要做到完美,堵住你們所有人的嘴。」

  • 評分:
  • 1
  • 2
  • 3
  • 4
  • 5
  • (1)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