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著的我們自責,又相互指責...來不及見的最後一面,讓多少家庭支離破碎?

活著的我們自責,又相互指責...來不及見的最後一面,讓多少家庭支離破碎?

●夢者莉莉,白領,年齡不詳,已婚兩年。 ●夢境 我和丈夫常為一點小事吵架,然後我就會做噩夢。噩夢有兩種,一種是活著的...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