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伴生病的母親20年....吳若權:與父母相處之道「讓他們覺得自己很有用」

陪伴生病的母親20年....吳若權:與父母相處之道「讓他們覺得自己很有用」
好好傾聽長輩的意見,
進而請教他們的專長,讓他們感覺自己很有用,
幫助他們很自然地找回自信與自尊,相處就容易很多。

身邊漸漸出現一些邁入中老年之後開始為人長輩的朋友,極有自我意識與瀟灑勇氣,退休時就預先提醒即將成家的子女說:「將來你們結婚生子後,要自己找保母,我絕對不幫你們看小孩!」

然後,他們背起包包呼朋引伴,遊山玩水;或學東學西,把年輕時為了生活打拚而錯過的興趣或專長,慢慢地撿回來。這些自我覺醒時猶未晚的朋友懂得看透人世,把握餘生,活出自己真正想要的模樣。

這個主張之所以不簡單,在於能夠趁早掙脫很多金錢、情感、道義等世俗的枷鎖,無視於同儕或晚輩的眼光,下決心要愛自己、發誓努力要做自己,而不想把時間耗擲在處理婆媳或岳婿關係。

至於含飴弄孫的天倫樂趣,就留在週末或假期,以短短的享受,取代日常的摩擦。他們都認為,這才是明智之舉。

相對於另一類型的中老年長輩朋友,六十出頭剛退休,好不容易存了點老本,不愁沒人奉養,卻不知道如何安排生活,回家享受不到幾天清福,像是被從前的程式自動設定好了要長期處於「忙碌模式」似地,隨即陷入繁瑣的家務和看護中,不但得照顧比自己更年邁老弱的父母,還要幫助子女帶孫輩小孩,充分發揮人生的剩餘價值。

這個決定,若非出於心甘情願,而是被時勢所逼,一定會很不快樂。一邊做就一邊怨,明明是基於好意才為家人付出,結果卻搞得身心俱疲,不是自己陷入憂鬱,健康亮起紅燈,就是家庭失和,甚至眾叛親離。

無論活到多老,都希望自己有用

相對地,如果是出於真心自願,退休後把人生下半場的重心再度調整回家庭,伴隨著銀髮孱弱的父母終老,或是幫子女拉拔小孩,因而覺得自己很有用、餘生過得極有價值,這也是美好的選擇。

觀察上述這類型的人,其中較值得關心的是,若哪天碰到責任已了,比如父母活到八、九十或百歲而先後離世,或是孫子孫女進入青春期,不再需要自己付出太多心力,生活將會因為驟然失去重心而感到萬分空虛,只剩感嘆。

當中老後的人生走到這個局面,彷彿隨著歲月年輪轉到七十歲,才突然對未來感覺到前所未有的茫然,甚至懷疑自己是否有好好活過。

電視裡的保健食品廣告,刻意以誇張的口氣,一語雙關地說:「男人不能說不行!」固然是意在言外地另有所指,但撇開那方面的聯想,僅就自己的存在價值而言,其實並無性別之分,每個人無論活到多老,都希望自己有用。

原來,「一直覺得自己有用」,是讓人生繼續快樂的基本條件。中老年人常有「覺得自己愈來愈沒有用」的隱憂。有的嘴上不承認,實則心中非常擔心;有的是到處找人訴苦、埋怨,卻依然沒能找回自己真正的價值。

找回存在的價值,重拾快樂因子

無論是以上哪一種人,都會因為自信心降低而出現以下的言行特徵:整天碎碎唸、愛找晚輩麻煩、即使事情不嚴重也很容易被惹到而動怒發飆、搭車時看到年輕人沒讓位,甚至當場就發了一頓無名火……

說穿了,不過就是氣自己。無奈歲月的老去、體力的消退、情感的疏離;又無力挽回這一切,只好任由自己坐困於逐漸衰老的愁城。

找不到自己存在的價值,就會常常鬧脾氣!

這些不快樂的中老年長輩朋友,正是我們的借鏡。從他們身上可以看出,如何隨著年紀增長,愈來愈「覺得自己有用」,是最關鍵的快樂因子。只要能夠找回自己存在的價值,就可以因為快樂而延年益壽,更有勇氣面對生老病死的種種挑戰。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