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謝爸媽,生了弟弟陪我!一場車禍讓我驚覺:跌倒後會陪著你站起來的還是家人

感謝爸媽,生了弟弟陪我!一場車禍讓我驚覺:跌倒後會陪著你站起來的還是家人
我上小學時,不論是體育還是學習都格外出色,是班裡說一不二的領導人物。我在社團活動裡加入了籃球隊,當上了隊長。當時對我言聽計從的人可不在少數,其中最聽話的要數我弟弟史也。

當時不論我說什麼,史也都乖乖地聽從,從不反駁。我有時命令他去買點心,有時讓他去按某家的門鈴,不按到50下不許離開,各種各樣的惡作劇讓他幹了許多。即使他一開始說不願意,可是最後還是按照我說的去做了,因為他清楚姐姐的命令不可抗拒。和身體強壯、就算打架也很在行的我不同,史也是個身體瘦弱的小男孩。

當然,我並非淨欺負他,我也教了他很多生活中必不可缺的常識。「聽姐姐的沒錯。」這是我當時的口頭禪。

升入初中後,我正式開始打籃球了。我所就讀的初中有當地籃球比賽中屢次奪冠的強隊,在初二時,我成為正式選手,開始參加比賽。

每次周末比賽時,父母就會丟下祖傳酒鋪的生意,來為我吶喊助威,這是我最開心的事,所以我就更加飄飄然、更自大了,也強求弟弟史也來觀看我的比賽。可是,弟弟對籃球絲毫不感興趣,甚至連規則都不懂,一直都是呆呆地張著嘴巴看我比賽。

然而,稱心如意的人生就此定格。上初三那年的6月,也就是最後一次夏季比賽的前夕,我遭遇了車禍。那天由於下大暴雨,能見度非常低,我也覺得撞我的那個司機非常倒楣。但是,這一撞傷到了我的脊椎。

我的人生因此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首先,對我最大的打擊就是不能參加喜愛的體育活動了。當知道再也不能打籃球時,我哭得昏天黑地。不僅不能打籃球,甚至想挪動一下身體也比登天還難。

由於住院時間太長,我回到學校後,上課的內容一點兒都聽不懂了。這是對我的第二大打擊。中考迫在眉睫,我本打算努力學習,拚搏一把,但我想去的那個高中不接收行動不便的殘疾學生。我實在難以接受,一點兒自信都沒有了,我變成一個憂鬱內向的孩子。父母非常擔心,每天早上父親推著輪椅送我到學校;母親幫助我去廁所、洗澡等;小我一歲的堂妹和我在同一所學校,她也是處處為我著想,每到課間休息就來看我。雖然非常感謝所有人對我的關心照顧,但是這些使我感到無比痛苦。

是的,還有一個家人沒有登場呢。與以前相比,看到現在毫無生氣與活力的姐姐,弟弟會怎麼做呢?

史也總是手足無措、扭扭捏捏地湊到我身邊,一邊時不時地瞧瞧我,一邊像隻忠誠的老狗一樣一動不動地待著。是的,他正等著我的命令呢,因為他是一個不會自己主動做事的孩子。

我一看到他,心裡就很煩,一直都當沒看見。有一天我終於忍不下去了,生氣地對他說:「你真是個礙眼的傢伙,快走開。我再也不會對你說什麼了,你已經不是小孩子了,就不會自己幹點兒什麼嗎?」

我也覺得自己說得很過分。但是,一個完全依賴坐著輪椅的姐姐的男孩,將來會有什麼出息?史也強忍著沒有哭出來,但自那以後只要沒有事情,他就不會再到我身邊來了。

不久,總算找到了可以接收我的高中,可是當時的我對自己的人生已經不抱任何希望。不論是醫生,還是理療師,他們說的每句話聽起來都像謊言。我覺得學校的老師和同學是不會理解我的痛苦的,所以從心底裡就拒絕了他們的好意。就算是對沒日沒夜照顧我的父母,我也沒有向他們打開心扉。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