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久病家人快點死掉,有這種念頭我怎麼辦?

希望久病家人快點死掉,有這種念頭我怎麼辦?
接受自己的情緒,不要自批判

身為一個人,我們所面臨最大的挑戰之一,就是要接受自己只是個凡人的事實。每個人都會有負面情緒,你我也不例外。我們會為付出真摯的愛與奉獻而感到快樂與自豪,但也常因為憤怒、愧疚、失落而感到痛苦。身為一個照護者,有時候複雜而矛盾的情緒會迎面襲來,將我們壓垮。眼前的情境會觸動昔日的記憶,新的煩惱又讓我們想起過去的痛苦。

那我們該如何處理這些情緒?請試著去接受與理解,相信那些都只是一時的情緒罷了,它們難免會出現,我們必須學會接受,但最後一定會雨過天青的。

當你感受到負面情緒時,請先不要自我批判。

試著用好奇、同情與關懷的心態,仔細去探究你自己的真實情感。

1.首先,弄清楚你的感受究竟是什麼。是憤怒?害怕?羞愧?失望?還是渴望得到關懷?

2.檢視一下你的情緒,是強烈且持久不散的,還是輕微而逐漸散去的?這些情緒除了在心裡發酵蔓延以外,身體是否也有感覺?如果有,是哪個部位受到情緒的影響呢?

3.是什麼引發了這些情緒? 是因為別人的言行所引起,還是你腦海中的想法與憂慮所導致? 

4.眼前的情緒,是否喚起了你的回憶,讓你想起以前有過類似的情形?

5.仔細想想,你要如何處理這些情緒?你比較傾向什麼方法,向他人傾訴嗎?那要怎麼做才最有效果?或者你寧可維護隱私,以其他方式來宣洩,例如:書寫、作畫或跳舞?

|面對久病家人的勇氣|

當情緒來襲時,先靜下心來,細思與沉澱,這樣可以讓我們不會一下子就被情緒擊垮。然後再去探索最有用的情緒管理方法。若能耐心地洞察自我的感受,或許就能發現更靈活、更有效的方式,來處理和表達情緒了。

希望久病家人快點死掉,有這種念頭怎麼辦?

經過了無數個無法成眠的夜晚,霍華德下定決心,要與妻子好好談一談。

隔天晚上睡覺前,他敞開心房,告訴雪莉,他有時暗自希望父親快點死掉,而這種念頭又讓他痛苦萬分,因為他真的很愛老爸。接著,羞愧讓他低頭痛哭。

夫妻倆已經照顧失智症的父親多年了。他的健康每況愈下令全家人筋疲力盡。永無止境的制訂計畫、不斷的危機處理,還有堆積如山的帳單也讓霍華德很擔心未來的經濟狀況。

這時雪莉給了霍華德一個擁抱,她也愛他的父親。她知道要把這些話說出口,對他而言是多麼困難。她向他保證,任何與他有相同經歷的人,難免都會偶爾出現這種念頭,她承認自己也不例外。

把話說開了,讓對方知道自己的感受,使他們兩人都輕鬆許多。霍華德覺得能被理解真好。他鬆了一口氣,當晚終於比較容易入眠。

|面對久病家人的勇氣|

試著接受自己的想法和感受,不去批判它,給自己多一點寬容與同情。畢竟我們都只是凡人而已。

接觸其他照護者,知道自己並不孤單

通常,我們只靠自己的力量,也可以完成艱辛的照護工作。但是有必要這樣嗎?透過與面臨相同困境,理解我們的決心和挫折的人接觸,可以得到情感上的共鳴與連繫,感到被肯定與支持。更可以發現,也有人跟我們擁有一樣的價值觀和忠誠奉獻。我們可以互相分享與學習彼此的經驗。知道自己並不孤單,是一件令人欣慰的事。

與其他照護者分享,就得到理解與安慰

最初,查爾斯會去參加支持團體的聚會,純粹只是為了安撫他的妻子。

她好幾次都留下紙條給他,上面列著支持團體下一場聚會的日期、時間與地點。他知道她為什麼希望他去參加。在父親的帕金森氏症惡化以後,照顧他變得越來越困難。在病重之前,父親從來就不是個溫和有耐性的人,現在他更是動不動就發火,對查爾斯更是如此。

最後,查爾斯讓步了。那天晚上,他走進醫院裡,看見一小群人正聚在一起吃餅乾,手裡都捧著咖啡杯。他也跟著自行取用。在大家都就坐以後,有幾個人向他打招呼,歡迎他的參與。聚會的主持人是一名年輕女性,一開始,她先問候幾位固定參加團員的近況。每個人都有艱辛的難題與困境要面對。當幾個人敘述了他們的事以後,主持人詢問查爾斯願不願意與跟大家分享他的故事。他深深地吸一口氣,就這樣對著滿屋的陌生人,說出自己和父親之間的關係。

全部的人都靜靜聽他傾訴,等他說完,又對他表達了支持與鼓勵。其中幾個人甚至與他有相似的經驗。沒有人給他建議,告訴他該怎麼做,但他們似乎真的理解他的處境與問題,查爾斯滿懷感激。聚會後,在離開的路上,一名男成員把手放在查爾斯肩上,說:「希望下次聚會還能看見你。」查爾斯心想,很可能哦。

|面對久病家人的勇氣|

跟其他照護者分享自己的故事,知道他們理解這種感受,與我們擁有相同的經驗,是很棒的支持和安慰。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