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月開車3小時探望亡妻、伴遺體說話...老婆癌逝前的一個決定,如何教會他看透生死?

每月開車3小時探望亡妻、伴遺體說話...老婆癌逝前的一個決定,如何教會他看透生死?

大體運送車緩緩駛入輔仁大學醫學院地下室,在牧師引領下,工作人員小心地將徐玉娥老師請下,隨後更衣、淨身,一連串繁瑣卻慎重的程序後,最後靜靜躺在鐵架上,等待三年防腐的時間,將以無私的身軀授業,為臺灣醫療獻力、開啟學子那扇進入醫界的大門。

「老婆,妳做了一件事我認為是天方夜譚的事,妳現在是儲備老師。」林惠宗望著鐵架上的太太,深情又不捨地說著。

你可曾想過,當自己離開的時候會是怎樣?假如能提前選擇死亡的樣貌,活著會因此有何不同?

一如片名「那個靜默的陽光午後」,平淡中帶著一絲光明與希望,與其說探討死亡,用將近三年的時間紀錄下這段生命課程,導演陳志漢其實更希望的,是提供觀眾一個思考「活著」的故事。

一生當一次老師的機會

「有機會當老師好像不錯。」太太在當時說了這麼一句話,從汽車業務退休,在救生協會從事水上救生工作的丈夫聽到後,便著手開始找尋相關訊息,未與子女討論,夫妻倆互相為彼此簽下了大體捐贈同意書。

2012年,太太因敵不過癌症病魔離開人世;從事救災、救難工作而有豐富和死亡交手經驗的林惠宗,看多了意外與無常,造就他生死豁達的個性──「哪邊的醫院有缺就捐哪裡吧!」當時剛成立的輔仁大學醫學系資源尚缺,另一半的大體一路迢迢運到北臺灣;路途遙遠,大體防腐作業需等待2-3年的時間,700多個日子的漫長時間,林惠宗維持每個月開車北上一次的頻率,只為看太太一面、分享家裡的近況。

談起當初拍攝這部紀錄片初衷,導演陳志漢說:「大體老師不會講話,卻教會學生很多事,這是一段很特別的生命歷程,是我很想去探討的醫病關係。」

陳志漢的作品充滿著對人與人之間情感的細膩刻劃,但死亡畢竟是私密、嚴肅的議題,導演藉由旁觀者的角度來描述主角林惠宗,在朋友面前他是游泳教練,個性隨和、喜歡唱KTV泡茶聊天,但過去因工作繁忙,在子女面前卻是個缺席的父親,許多話悶在心裡頭,對此女兒曾十分不諒解;也藉由醫學系蔡教授與學生們,一堂探訪生命故事的課程,引領觀眾認識徐玉娥老師。

紀錄片導演-陳志漢,曾於2013獲選CNEX 主題紀錄片最具國際潛力獎,2017入圍加拿大國際紀錄片電影節。圖片來源:Home Run Taiwan

「東西」是我自己的,突破傳統的框架

  • 評分:
  • 1
  • 2
  • 3
  • 4
  • 5
  • (0)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