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16歲少女的生死抉擇:我拒絕治療,就是為了要活下去

幾周過去,醫生還在繼續用藥,但漢娜的病情沒有任何改善。漢娜的主治醫生萊特對柯蒂斯說:「我們一直在考慮漢娜長期的治療方案,她的心率太弱了。」萊特醫生提供了兩種治療方案:心臟移植和安裝起搏器。安裝起搏器的風險要小很多,恢復得也快,但是要想讓漢娜活更久的時間,只有做心臟移植。

柯蒂斯沉默了一會兒說:「我得問問漢娜的意見。」

柯蒂斯很艱難地告訴漢娜,她需要再做一個手術。漢娜輕輕地抽泣著說:「我不想做手術了,媽媽,我厭倦了這些。」「我知道,親愛的,但你應該選一個。你病得很厲害,我們希望你好起來。」

「我要裝起搏器,我想快點回家。」柯蒂斯看到漢娜的眼裡閃過一絲憤怒,接著是無盡的疲憊,是那種被別人決定自己生命的無奈和沮喪。

醫生為漢娜安排了安裝起搏器的手術,但起搏器的作用是不確定的。醫生再一次找到柯蒂斯,跟她說漢娜的情況很特殊,也許心臟移植才是唯一的辦法。

柯蒂斯再一次同漢娜談話:「親愛的,如果不做心臟移植,你有可能會死。」漢娜輕聲說:「做了也許也會。媽媽我不要再做手術,你相信我,我會好起來的。我想回家。」漢娜決定在家中進行治療—緩解症狀而不是治療病症。

這一次,柯蒂斯並沒有強迫漢娜做任何事情,她明白,這些年漢娜一直默默地承受著別人對她生命的選擇和判斷,這一次漢娜想自己做決定,而柯蒂斯決定尊重漢娜的選擇,不論結果是什麼。

醫院給了柯蒂斯一份協議,協議中說明如果漢娜心臟一旦停止跳動,將不再進行人工搶救,不用呼吸機,也不用電擊起搏和呼吸面罩,她將被允許自然死亡。醫生告訴柯蒂斯和漢娜,漢娜只有3到6個月的生命。但漢娜說,她已經準備好迎接死亡。

漢娜拒絕接受心臟移植手術的事情迅速引起兒童保護機構的重視,因為漢娜未滿16歲,屬於無行為能力者,他們指責父母不應該把選擇的權利交給孩子,而是應該哄騙孩子接受手術以獲得生存的機會。

兒童保護機構的工作人員打來電話要求重新給漢娜進行治療,如果不同意,他們會向法院提出申請,以保證漢娜接受治療,甚至迫使漢娜接受心臟移植。

第二天,一個兒童保護機構的工作人員來家裡看望漢娜,決定是否將漢娜帶走。那位女士避開所有人,單獨和漢娜交談了一個小時。漢娜講述了她對手術、麻醉劑和導尿管的感覺。告訴她,她寧願在家裡快樂地死去,也不想在醫院忍受無止境的治療。最後,漢娜說:「我想自己做決定,因為爸爸媽媽不論做出怎樣的選擇,他們都會難過、後悔,我不想再讓他們替我做決定。」

離開的時候,那位女士對柯蒂斯說:「她是個了不起的女孩。」兩天後兒童保護機構打來電話說:「我們開會並做出了決定,漢娜的態度非常明確,不想回到醫院接受多巴酚丁胺治療或者心臟手術,她十分清楚自己想要什麼,因此我們不再對你們進行法律訴訟。」

柯蒂斯將兒童保護機構的決定告訴漢娜時,漢娜哭了,她的選擇終於得到了應有的尊重。漢娜說:「沒有人比我更瞭解自己的狀況。我對移植手術說『不』,是因為我想好好活下去…」

她在日記中寫道:「每一天都不要讓自己倒下,做一些以前沒有做過的事。享受你擁有的,愛你的家人和朋友。小小地違反一下規則,但不是法律。要勇敢。我要養好身體,去做那些我一直都渴望做的事。世界,我來了!」

(黑土/摘自《知音》2014年9月下)

專欄簡介_讀者雜誌

《讀者》雜誌創刊於1981年,普見於全球各華人地區,僅大陸每期發行量即高達八百萬份,被譽為「亞洲第一刊」。台灣於民國100年發行,是文化部核准發行的第一本大陸期刊。《讀者》集藝文、倫理、歷史與勵志於一身,深受愛書人肯定。 http://www.readers.xcom.tw/




  • 評分:
  • 1
  • 2
  • 3
  • 4
  • 5
  • (3)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