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顆10塊錢的藥:健保局、國際醫療大廠、醫護人員、民眾,到底誰倒楣?

故事的開端

故事開始是這樣,某天天心接到中國的藥商朋友詢問「請問M廠的藥物losartan台灣多少錢?」天心不瞞大家說,我已經高血壓2年了,這顆藥我也有在吃,我想都不想,回答「這顆藥台灣9塊多。」天心反過來問他,你問這幹嘛,他說「完了,千萬別讓當地醫保來台灣詢價,不然目前當地藥物是台灣的3倍,一來台灣詢價他們大概都準備辭職了。」

我這才驚覺,原來台灣健保已經到這種程度,一顆原廠的藥物可以這麼低。各位會問,這樣不是很好嗎?台灣什麼都便宜阿?對,就是這種無止境的追求低價的態度,造成現在的黑心醬油、黑心油、黑心鴨血、黑心藥(網址不用附,自己查吧~)

好東西要用低價買到不是不可能,但是一直永遠用低於市場的價格買到是不可能的。

口服藥物的困難處

服用進入人體的藥物,在工業上的要求非常高,我只用大學化學的程度,就可以想到醫用藥物的兩大困難:

1.藥物的純度:一個化合物,純度99.9和99.99就是不一樣,有病人常常會問,原廠藥物和非原廠藥物有什麼區別?的確有病人會因為使用非原廠藥物然後不舒服,或者是藥物的效果不夠,天心在乎的只有一件事情,如果吃的東西太便宜,不管是藥物還是食物,最有可能的就是過度節省成本。

2.如何避免胃酸破壞藥物:藥物通常是化合物,在酸性環境中,很有可能化學成分會改變,絕大部分口服藥物一定會經過胃,之後在腸道吸收,那如何把藥物設計在胃部不被破壞,在腸道可以被吸收,各大藥廠都挖空心思設計藥物。

對於健保局,我很同情的是,健保局的確是在民意支持下所作的決定,現實的狀況是,沒人想為健保多繳健保費,也沒有人願意站出來改善健保的制度(消費者並不需要為使用醫療量的多寡來決定付出的費用),當然這樣全力的壓低所有藥物和耗材的價錢,當然這是無可避免的選項。

如果我是國際醫療大廠老闆,各位可以想想看,我會怎麼做?

思考的起點就是,台灣只佔全球醫療市場約1~2%而已。

1.避免明星產品進入台灣:真正有療效的藥物耗材,都是各公司很重要的明星產品,如果知道進入台灣會被砍價,拉低國際平均耗材藥物價格,那想想看,我為什麼要把東西進來台灣?我不能避免產品被台灣健保砍價,那我不進入台灣市場總可以吧?

2.只進口成熟便宜的陳舊耗材或者是藥物:既然明星產品會被砍價,那就進口些不怕砍價的藥物吧?反正這些能賣多少就賣多少。

3.成立台灣副牌廠:既然台灣人無法理解高級製程所要花費的錢,那我也不能賠錢賣阿,那很簡單,我成立一個副牌(很多精品服飾都有副牌),我用一個比較便宜的製程來製造相對便宜的藥物和耗材,就算有問題,總公司的商譽也比較不會受到損傷。

4.退出台灣市場:最後結果是,我不玩了,我不賣總行吧,反正台灣只佔我份額一點點.......

各位看得出來,誰是輸家了嗎?

本文獲「Sky-Heart Chen, MD」授權轉載

作者簡介_陳天心 醫師

學歷:長庚大學醫學系畢業
經歷:心臟內科專科醫師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