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天是好老公,到了晚上卻性格大變揍老婆...竟是因為睡眠出問題?睡眠博士解密

白天是好老公,到了晚上卻性格大變揍老婆...竟是因為睡眠出問題?睡眠博士解密

你相信月圓之夜狼人出沒的傳說嗎?

一對老夫老妻緩慢地走進我的診間。

「你坐在那裡等一下,」李太太對著一臉狐疑的李先生說:「我先和醫生談一下。」然後,李太太的頭靠近我的頭,好像要述說一個天大的秘密一樣:「這十年來,他在晚上睡覺的時候,常常罵我罵個不停,有時候還轉身打我,不然就用力踢我,害得我睡不安寧。他打從結婚以來,一直是很愛我的。我猜,」李太太憂心忡忡的說:「是不是結婚四十年,對我厭倦了,所以白天壓抑著不滿的情緒,晚上就裝瘋賣傻地揍我!」

我抬頭看看這對銀髮斑斑的長輩,沈默了一下,心想是該檢查看看李太太有沒有老年失智症,還是照著李太太的話繼續問診。「還有,只要叫醒他,他都說正在做噩夢,什麼和鄰居吵架啦,追打小偷啦,參加足球賽射門得分啦,更離譜的,」李太太越說越大聲:「前幾天還夢見躲避日據時代二次大戰的空襲警報,結果從床上跳下來,你看看,他的額頭腫了一個包,膝蓋也淤青了。」

我一聽,這件事非同小可,趕忙請李先生過來坐下,詳細檢查之後,沒有腦出血的徵象。我看著李先生走過來,他的動作異常地緩慢,左手微微顫抖,我輕輕扳動他的左上肢,感覺明顯的僵硬。我於是問:「除了睡眠問題之外,您有這些症狀多久了?」「不久,大概就最近一年吧。」李先生又忙著解釋:「徐醫師,我真的不明白,自己從年輕到現在,白天一直是個彬彬君子,為什麼到了老年,晚上就會像個狼人一樣呢?

狼人?我突然想到「暮光之城」的男主角羅伯·派汀森,怎麼樣都和李先生搭不起來。我頗有自信地告訴他們:「李先生應該是得了快速動眼期睡眠行為障礙症和巴金森病。」

我們比較具有情節的夢境大都發生在「快速動眼期睡眠」,這個時期的控制中心不在大腦,反而在腦幹,位於大腦和脊髓之間。當我們進入「快速動眼期睡眠」的時候,腦幹會往上傳遞訊息到大腦產生夢境,也會往下傳遞訊息到脊髓,讓我們可以隨意控制的肌肉處於癱瘓的狀態。這樣的設計很巧妙,也因此我們在夢中即使上刀山下油鍋,也不會假戲真做對枕邊人來個全武行,也可能因此傷害到自己。李先生位於腦幹的快速動眼期睡眠中心故障了,就發生夢境實演的現象,睡眠醫學上稱之為「快速動眼期行為障礙症」。這種睡眠障礙好發於五十歲以後的中老年人,以男性居多,通常在後半夜發作。嚴格來說,這才是正港的「夢遊症」,只是睡眠醫學上不這樣稱呼而已。

李先生的快速動眼期睡眠中心為何故障呢?他和大多數罹患「快速動眼期行為障礙症」的人一樣,是因為腦幹控制快速動眼期的中心退化所致,而且在罹病之後的十年之內,大約有一半的人會陸續罹患巴金森病,或巴金森症相關的神經退化性疾病。所以「快速動眼期行為障礙症」一旦產生,只是冰山一角的顯現,很可能是某種神經退化性疾病的開始。所幸這種睡眠障礙可以使用低劑量的藥物得到良好的控制。

人們常說,人老了,腦部退化了,因此得了失智症,記不得事情了;得了巴金森病,動彈困難了。但是有更多的老年人,即使視茫茫、髮蒼蒼、齒牙動搖,卻滿有智慧、老當益壯,所以,年齡不是神經退化的唯一藉口。研究報告發現,「快速動眼期行為障礙症」的患者,白天並沒有任何壓力或精神症狀,也就是「日有所思、也有所夢」的理論根據,在這樣的病人身上也站不住腳。確實有一小部分「快速動眼期行為障礙症」的患者是有家族傾向的,在基因和遺傳掛帥的現代醫學領域裡,我們不得不面對我們的祖先給我們的「體質」,但是,這一小部份的原因,應該也不是誘發疾病的主要因素。進入二十一世紀之後,醫學界發現除了心血管疾病之外,這個世界出現越來越多的癌症,越來越多的退化性疾病,越來越多的精神疾病,以及越來越殺不死的無敵病菌。到底是因為醫學進步、儀器發達了?還是因為環境崩壞、人心不古了?

屬於我們的世界,超過百層的建築物紛紛突破雲層,彼此以道路和橋樑相互區隔,形成了三次元的座標空間。聰明的人們在座標軸裡運用自己的演算法,找到了政治衝突的向量,找到了經濟發展的向量,找到了科技競賽的向量,卻無法遏止疾病在縱橫交錯的向量符號之中滋生。我們竟然開始害怕每天吃的米、用的油、喝的水、吸的空氣,也開始害怕我們賴以生存的地球,千方百計想要飛出大氣層,移民到另一個星球,但是這些都趕不上我們退化的速度,和死亡的速度。

「徐醫師,我先生的病只能控制嗎?」這一對夫妻期待著。「是的,而且,我所謂良好的控制,也只是在疾病的初期,不幸的是,這個神經退化性疾病是會讓李先生逐漸走下坡的。」我趕著在他們失望的眼神之前補充:「我希望坡度可以緩慢一點,越慢越好。」

「請告訴我們要怎麼做,才能讓坡度緩慢一點呢?」他們專注地看著我。

大哉問!我也專注地看著他們:「回歸天然。」

「回歸天然?」他們疑惑地專注著。

「是的,我們的環境,我們的生活,」我比他們還專注:「如果可能,回到最初的樣子。」

「如果不可能?」我們都沈默了。

我們的心靈,也該回到最初的樣子。

作者簡介_徐崇堯 醫師

高雄醫學大學醫學系神經學科副教授
高雄醫學大學附設醫院神經部主治醫師及檢查室主任
高雄醫學大學附設醫院睡眠中心執行長
高雄醫學大學附設醫院遠距健康照護中心主任
台灣睡眠醫學學會理事長
英國愛丁堡大學醫學博士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