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心接力 國道警察飆速護器捐

愛心接力 國道警察飆速護器捐

撰文/廖靜清 攝影/賴建宏

2006年6月16號,雪山隧道全線通車,大幅縮短臺北至宜蘭的距離,串起一日生活圈。這條東南亞第一長的公路隧道改寫台灣交通史,更促進東部的醫療品質提升,十多年來,有許多器官捐贈摘除手術藉由雪隧送達台北多家醫院,順利完成救人任務。2010年6月13日晚上,雪山隧道史無前例封閉北上外側車道,護送一顆準備移植的心臟至台北榮總救命,國道警察封路後,再以將近兩百公里的時速飆衝,接力開道護送,馬不停蹄跟時間賽跑。

器捐讓生命再次活出意義

雪隧首次封路開道措施,不僅協助等待換心的病人重獲新生,也讓社會大眾更了解器官捐贈的意義,透過新聞報導,期盼提升這股大愛風氣。回想起九年前兒子病逝以及器捐過程,母親黃桂英淡然說道:「一切都是命啊!」捐贈者陳舟智是家中長子,2009年底生病中風,經過半年復健後略有好轉,但因本身有高血壓病史,服用藥物偶爾中斷;加上隔年與妻子離婚,生活壓力漸大,白天接送小孩上課、趕忙上班,晚上心情鬱悶喝酒紓壓,於是身體再次出了問題。6月11日吃東西不慎噎住送醫,隔天仍昏迷不見好轉,經醫院判定為腦死,但身體器官都健康良好,詢問是否器捐遺愛人間。

聽到器官捐贈,黃桂英反覆思考,兒子臨終捐出有用的器官是否能「消除今生業障」。陳舟智的弟弟、妹妹聽了母親的想法,直呼:「媽媽你太狠了!怎麼能讓哥哥體無完膚離開?」幾經溝通,黃桂英認為器官捐贈是做功德,用剩餘價值來幫助社會、拯救寶貴的生命。雖然親戚們也相勸留著全屍,但她覺得人死後火化燒成灰不如做更好的利用,那就器捐吧!消除業障只是一時悲觀的消極說法,對逝者已經沒有用的器官,還能成為另一人、另一家庭的生命恩典,善行激起無限漣漪,不斷擴散循環,造福無數家庭。

讓健康器官持續發揮良能

陳舟智享年41歲,正值中壯年,除了高血壓疾病,健康狀況還算完好,於是請醫生評估,捐出所有可用的器官,共捐出了心臟、肝臟、胰臟、雙側腎臟及一對眼角膜,幫助7個人重獲新生。摘除器官需要跟時間賽跑,要盡快進行移植手術,確保器官功能,整個過程分秒必爭。陳舟智病逝於陽明大學附設宜蘭醫院,他的心臟要送到台北榮總醫院,配對給一位等待換心的婦人。6月13日為星期天,北返車流量大,而且還下著雨,雪隧路段整個大塞車。院方請求國道警察協助,封路讓出車道,並鳴笛開道護送,一路從宜蘭市區飆速抵達台北,趕在半個小時左右完成這項艱鉅任務。

閃著藍燈的警車和閃著紅燈的救護車一前一後,奔馳在雪山隧道,時速直逼兩百公里,終於平安護送至台北榮總。提及九年前的器官捐贈過程,黃桂英仍記憶猶新,她非常感謝國道警察的幫忙,順利完成器捐大愛。雪山隧道通車四年,首開先例封閉外側車道,接力護送心臟,當時還上了新聞媒體。近幾年來,陽明大學附設宜蘭醫院、羅東博愛醫院進行器官摘除手術,都會協請國道「紅斑馬」替救護車開道,把握黃金2小時器官保存時間。員警沿路廣播提醒其他駕駛讓路,一路順暢無阻,護送任務圓滿結束,所有人都是愛心接力大隊的一份子!

黃桂英漸漸放下兒子逝去的痛,並參與019年北區器官捐贈者家屬關懷活動。

無私大愛 幫助絕望者重生

器官捐贈對家屬來說是難以割捨的痛,在得知兒子的病情難以復原後,黃桂英克服悲傷,決定幫他做功德、積福報,捐出器官救助其他有需要的人。陳舟智的兒子和女兒對於阿嬤的抉擇沒有異議,知道器官捐贈是救人:「阿嬤你決定就好!」兄妹倆哭得傷心,接受父親離去的事實,希望仍然健壯的器官能延續未完的生命故事。面臨「說再見」的人生課題,一家人雖然意見不同,黃桂英堅信做對的事情,讓生命價值更具意義,圓滿人生藍圖。簽下同意書的那一刻,雖然心很痛,不過她認為把對兒子的思念化成另一種愛,讓更多人獲得重生機會,不啻是美事一樁!

國內器官捐贈風氣已經引起社會關注,感受到這股大愛良善循環。黃桂英經常對陳舟智的弟弟、妹妹宣導,而且還意志堅定地說:「我以後也要捐喔!」兒女笑說:「媽媽你年紀這麼大了,身體又不太好,有什麼可以捐呢?」「我至少還有一對眼睛。」黃桂英對死亡的態度淡然,感覺到家人已經沒有太過反對器捐,助人助己的大愛最後還能反饋到家人身上,何樂而不為呢?。黃桂英的堅毅樂觀精神,部分是因為失婚,一個人帶著三個孩子,經常教導做人處事道理,凡事感恩知足。憶及陳舟智生前的病痛、不順遂,只希望器捐善終,讓生命以不一樣的方式延續人間。

放下揪心之痛 展開新人生

藉由參加2019年北區器官捐贈者家屬關懷活動,黃桂英述說九年前與死神拔河的生命歷程,雖然大兒子走了,但他遺愛人間的精神不滅。她非常感謝國道警察的協助,在最短時間內護送器官至目的地;陽明大學附設宜蘭醫院的主治醫師也帶領2、3位護理師到靈堂上香致意,倍感溫暖窩心。時間是最好的療癒良方,全家人已漸漸放下陳舟智逝去的痛,黃桂英望著遊覽車窗外風景,期待年度關懷聯誼,見見老朋友一起加油打氣。「剛器捐的前幾年,我都不敢參加各種追思活動,後來即使出席了也都是傷心哭泣。」幾年後,心念一轉,如果都拒絕醫院邀請,兒子會不會覺得被拋棄了呢?於是打開心房建立友善關係,撫平情緒傷痛。

這幾年來,持續聽到受贈者定期回診檢查的消息,知道他們過得很好,心中感到無限欣慰。「幫助洗腎家庭不再受磨難、失明病人重獲光明、擺脫肝苦人生......」人生揮揮手什麼都帶不走,黃桂英能為兒子做的最後一件事,就是把他的器官捐給需要的人,讓他以不同形式活在世上,好像從不曾離開。「如果再做一次決定,我仍會選擇器官捐贈,讓遺愛留在世上!」

黃桂英參加活動過程中,逐漸開心房與他人建立友善關係。

  • 評分:
  • 1
  • 2
  • 3
  • 4
  • 5
  • (0)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